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为学前教育管理立法迫在眉睫生

2019-01-14 11:57:18

  标题,内容,固定值

  为学前教育管理立法迫在眉睫,近年来,学前教育“虐童事件”时有发生,这也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史贵禄的关注,为此他提交议案,呼吁为学前教育管理立法,保护和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

  “虐童事件”时有发生  立法保护迫在眉睫   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、陕西省总商会副会长,荣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史贵禄说,“虐童事件”暴露出一些地方和幼儿园存在管理不善、制度不落实、执行不到位、法律监管缺失的问题。

  从侧面反映出刚性入园需求与学前教育发展不平衡、不充分之间的矛盾。

  另外,当他看到他的老友正在庙前打太极拳时从事件处理来看,类似事件的处理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。

  无论是从保护学前适龄儿童权益还是发展我国学前教育来说,学前教育立法尤其重要和必要,因此制定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管理法》迫在眉睫。

  史贵禄说,2016年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,有研究预测,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将因“全面二孩”政策新增适龄幼儿近600万人,2020年将新增1100万人。

  与巨大的需求相比,我国学前教育发展资源仍然短缺,截至目前,我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75%,这意味着全国四分之一的孩子没有机会入园。

  截至目前,学前教育投入占我国教育投入比重不足2%,东西部地区学前教育普及率,发展水平极不平衡,中西部乡镇中约有一半的乡镇没有乡镇幼儿园。

  因此,我国学前幼儿教育目前急需通过立法来明确学前教育的法律地位、管理体制及投入体制以及各级政府的。

  学前教师身份定位不清  需要立法明确   在目前公共学前教育投入不足的情况下,民办学前教育占据了很大比例,但民间资本的进入给学前教育带来了很多乱象,例如民办学前教育“入园费”、“赞助费”等各种名目的费用乱设;教育管理水平较差。

  因此,有必要通过立法来规范民办学前教育机构。

  同时,学前教育从业者的身份及法律地位始终没有明确,学前教育的专业性没有得到认可,这就导致了学前教师的社会地位、经济收入不高

,社会认同感不强。

  学前教师在学前教育中的权利义务不明确、不对等,在工作中难免缺乏成就感和获得感,从而导致学前教师队伍的不稳定性。

  因此有必要通过立法来明确学前教师的法律地位,明确学前教师的权利义务,保障学前教师的合法权益。

  呼吁学前教育管理立法  明确   史贵禄说,教育立法是我国法律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,目前我国教育分为学前教育、初等教育、中等教育、高等教育四个阶段,但没有独立的专门性的关于学前教育的立法。

  制定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管理法》也是对我国教育法律体系的完善。

  为此,史贵禄在全国两会上提交议案,建议尽快制定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管理法》,对学前教育机构的设置、教育形式、修业年限、招生对象、培养目标予以明确的规定。

  应该一份无私的爱明确规定,鼓励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、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依法举办学前教育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,必须具备下列基本条件:有组织机构和章程,合格的教师,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及设施、设备,必备的办学资金和稳定的经费来源。

  立法还应规定,各级政府应持续稳定地加大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性投入,并,1

北京骨泥机
云南天平仪器
水上摩托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